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first blog,first heart

 
 
 

日志

 
 

从咏剑诗看李白的个人气质  

2008-08-03 20:5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 要]李白的一生无外乎追求功名、任侠漫游、求仙学道。李白的咏剑诗中反映了他的个性气质中的侠气、富贵气、仙气;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天真的自命不凡、与众不同的个性、超凡脱俗的想象。

[关键词]李白,任侠,剑,个性气质

 

 

一、侠气

试从李白的咏剑诗中,论述他的侠士气质:豪气万丈、快意江湖,行侠重义、感恩报德,追求自由、伸张个性,轻财乐施,救危济困。

唐代剑刃盛行,剑作为武术器械之一种流传至今,历代侠客无一不是善使剑者,李白以长于剑术自居,“仗剑去国,辞亲远游 ”。于是,在任侠漫游的路上,李白挥洒诗人的侠气,写下许多慷慨激昂的咏剑诗句,充分体现唐朝诗人李白的一身侠气。

青年时期的李白,生活在任侠之风盛行的蜀中地区,醉心于剑术学习,“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结客少年场行》)为了提高自己的剑术水平,李白跑到山东,向当时的剑术大家裴旻拜师学艺。:“顾余不及仕,学剑来山东。”(《五月东鲁行,答汶上翁》)唐时曾把李白诗歌,张旭草书,裴旻剑舞称为三绝。可见裴旻的剑术之高。李白对于自己剑术很自负,认为自己的剑术水平很了不起,“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与与韩荆州书》)以至于他“仗剑去国,辞亲远游 ”,以剑术高手自居,依赖高超的剑艺作为安身立命的基础,开始了他的游侠江湖、快意恩仇的人生历程。游侠路上,有一次在酒家喝酒,与当地的流氓小混混发生冲突,手刃数人于闹市之中。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结客少年场行》),道尽了一身的冲天豪气,其挥洒自如、快意恩仇的侠者气质跃然纸上。还有“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少年行二首》),吹竿、鼓瑟、弹琴、击筑、饮酒、舞剑,唱歌,这位大唐盛世的诗仙用他那如椽的诗笔描述了自己与酒、与剑、与月光相伴的狂狷一生,洒脱而又豪气万丈,自信而又激情四射,虽然相隔了一千四百多年的风云变幻,大唐豪侠的跃跃生辉和光芒四射的英雄本色仿佛就在我们的面前。正如余光中所说:“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侠者的气质可以写进诗中,侠者的行为却在行走江湖的路上完成。“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侠客行》李白在诗中写了朱亥、侯嬴这两位战国时代的仁义侠者的行为,用生动的笔墨勾勒出前代侠者的经典形象:行侠重义、豪迈不羁。李白歌咏古代的侠客,更是渴望自己能他们一样行侠仗义、建功立业。古代的诗人并不是我们的眼中文质彬彬、风度翩翩、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书生,

而是通晓剑术、行侠仗义的豪强侠客。盛世唐朝,群星灿烂,佳作如芸,其中的诗人李白一手拿着笔书写着盛世华章,另一手舞着剑挥洒着不羁豪情。 “壮士愤,雄风生。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临江王节士歌》)就是很好的写照。

侠客的一个主要行为就是报仇感恩。 唐代社会对侠行侠风有一种普遍的认同,肯定个人复仇行为。“西门秦氏女,秀色如琼花。手挥白杨刀,清昼杀仇家。罗袖洒赤血,英气凌紫霞。”(《秦女休行》)虽然秦女在一定程度上触犯了当时的法律,但是英气冲天地杀掉仇家,得到了社会的肯定和赞扬,可见当时的唐代社会重勇尚武之风的盛行。罗女不是行走江湖的侠客,但其侠行被李白所称赞和褒扬,反映了李白的血液中流淌着侠客的报仇感恩的元素,间接地体现了诗侠李白的侠客气质。

     侠客那轻财重义的独特个性,在李白的诗中张扬。轻财乐施,救危济困,视金钱如粪土。李白曾自叙“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万余”(《上安州裴长史书》)。当年的李白更是写下“鲁连逃千金,珪组岂可酬。时哉苟不会,草木为我俦。”(《赠崔郎中宗之》)的诗句。“千金散义士,四坐无凡宾。”(《赠崔司户文昆季》),于是在李白的诗中,侠客的形象牢牢地贴上了轻财重义的标签。“有德必报之,千金耻为轻。”(《淮阴书怀,寄王宗成》)。为千金而活的侠客不是真正的侠客,而为了义节为赴汤蹈火的人,才是李白心中真正值得佩剑的侠客。“袖中赵匕首,买自徐夫人……荆卿一去后,壮士多摧残。”(《赠友人三首》),李白又一次把古代侠客荆轲悲壮慷慨、视死如归的侠义精神写进了诗中,表达了同样的舍生取义的侠士情怀,为后世的人们所敬仰。

 

 

 

 

二、富贵气

试从李白的咏剑诗中,论述他的富贵气质,也就追求功名的气质。

李白追求功名,希望建功立业,修身治国平天下,渴望像古代策士,“编干诸侯”“历抵卿相”,寄希望于风云际会。儒家的入世思想,在李白的咏剑诗中,展露无遗。李白的一生,无时不刻渴望着一步登天,因为个性狂妄,不懂得与人沟通,最后只寄豪情于山水,于仙道,于诗剑中。

李白是渴望功名的,但又不愿意象唐代书生一样通过十年寒窗苦读走科举取仕的道路,更不愿意游走于达官贵人之府做幕僚食客,而是希望以一介布衣书生直面天子,拜相受职,做姜子牙、诸葛亮之类人物。生长在蜀中地区的李白,在青少年时期曾向当地的著名纵横派人物赵蕤学习纵横之术,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能纵横天下、叱咤风云。李白在《临江王节士歌》写下“壮士愤,雄风生。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和在《司马将军歌》写下“手中电击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将军自起舞长剑,壮士呼声动九垓。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剑是倚天之长剑,斩杀的是跨海之长鲸。可见其纵横家的霸王之风不可一世;追求功名之心,非同一般。其纵横家的气魄与战国时期的苏秦、张仪相似。“天为国家孕英才,森森矛戟拥灵台。浩荡深谋喷江海,纵横逸气走风雷。丈夫立身有如此,一呼三军皆披靡。”(《述德兼陈情上哥舒大夫》)此诗是在安史之乱以前、唐代名将哥舒翰声名鹊起时所做。当代的李白居于长安,一边饮酒一边挥毫写了这样的诗句,上呈哥舒翰大夫,表达了李白的大丈夫真男儿的渴望功名,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

唐朝的统一和国力的强盛是建立在马上征战的基础上,当时兼容并包的文化政策给了各种文化思想五彩缤纷百家争鸣的环境。建功立业,成为是浪漫主义诗人李白诗中的一大主题。“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叱咤万战场,匈奴尽奔逃。”(《白马篇》),李白在诗中表达了发愤图强、投笔从军的意愿,希望驰骋疆场、奋勇杀敌来建功立业、保国安民。李白还在《塞下曲》写道:“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天兵下北荒,胡马欲南饮。横戈从百战,直为衔恩甚。握雪海上餐,拂沙陇头寝。何当破月氏,然后方高枕。……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玉关殊未入,少妇莫长嗟。” 横刀立马、驰骋疆场,横戈待战、剑斩楼兰是何等的英雄气概,又是何等炽热的爱国情怀。边关的环境是恶劣的,边关的生活是清苦的,更有远方亲人的担忧、妻子的思念,但是这些丝毫不减少壮士杀敌破虏的雄心壮志。同样,李白还《从军行》诗中写道“从军玉门道,逐虏金微山。笛奏梅花曲,刀开明月环。鼓声鸣海上,兵气拥云间。愿斩单于首,长驱静铁关。”另外还几首写给送外甥郑灌从军、送族弟绾从军安西、送张秀才从军等诗中,“丈夫赌命报天子,当斩胡头衣锦回。斩胡血变黄河水,枭首当悬白鹊旗。”(《送外甥郑灌从军》)、“汉家兵马乘北风,鼓行而西破犬戎。尔随汉将出门去,剪虏若草收奇功。君王按剑望边色,旄头已落胡天空。  匈奴系颈数应尽,明年应入蒲萄宫。”(《送族弟绾从军安西》)、“抱剑辞高堂,将投崔冠军。……当令千古后,麟阁著奇勋。”(《送张秀才从军》)对于外甥,李白希望他舍生忘死报效国家,斩尽胡虏的头脑,所杀的敌人的鲜血象黄河水一样多,把敌人首领的脑袋悬挂在旗帜上,建立功业衣锦还乡。一段殷切期待之情、一片勉励晚辈之心跃然纸上,诗中的字里行间流淌首诗人李白的报国立业之情。对族弟也是如此,乘风破戎、杀敌立功。完全是一付长辈对晚辈的期待之情。对于张秀才投笔从军,诗中描述书生张秀才怀抱剑辞别高堂双亲,去报到崔将军的帐下。希望将军能奋勇抗敌,建立千古奇勋。李白还写有许多送别亲朋友人从军的诗,表达了同一样主题,如“剑决浮云气,弓弯明月辉。”(《送白利从金吾董将军西征》)“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送羽林陶将军》)等等。李白到了晚年,穷因潦倒、生活十分凄凉;在去世的那一年,61岁高龄的李白身体抱病,当听到李光弼出征东南消息,依然要从军卫国,不放弃这个最后的机会,由此可见李白卫国杀敌,建功立业的急切心情。

    李白的个性是高傲的,狂妄的行为,不懂得与人沟通,鲜明的个性使他在建功立业的路充满了坎坷。“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一命不沾,四海称屈”(《宋中臣自荐表》)。“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催兮力不济”,当建功立业的抱负遭到了压抑和破灭,诗人这种襟怀磊落、放言无忌的精神,给诗歌披上了一层夺目的光彩。最后只寄豪情于山水,于仙道,于诗剑中。

 

 

 

三、仙气

试从李白的咏剑诗中,论述他的神仙气质:强烈的自我意识、超凡脱俗的想象、与众不同的个性。

连神仙也不是十全十美,唯一的缺点是根本不存在。李白的诗已经到神仙的境界,是因为一千多年的人们没有一个可以登堂入室,达到他的那种境界:以才力写诗,凭气质写诗。神仙不存在,但是诗仙却有一个。于是,当李白已经成了神仙,后来一千多年的诗人们还在修炼成仙的路上。

李白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主观色彩浓厚。其强烈的自我意识源于充分的自信,“天生我材必有用”,深信自己的济世才能。李白一生的最大理想是“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入世为豪杰,出世则为神仙。甚至写下了“我隐屠钓下,尔当玉石分”(《赠瑕丘王少府》),把自己比作姜长牙,这位周文王的帝者师,可见李白对自己的才能没有丝毫的怀疑。即使在失意时,也“倚剑增浩叹,扪襟还自怜。”(《郢门秋怀》)

“醉来脱宝剑,旅憩高堂眠。……傅说版筑臣,李斯鹰犬人。欻起匡社稷,宁复长艰辛。”(《冬夜醉宿龙门,觉起言志》)如此霸气的诗词,也许只有李白在酒醒之后才写得出来。同时,李白写了17首诗来表达自己对谢安极度敬仰,除了是前代历史人物谢安的钟情,无疑是理想和抱负的寄托,说“ 但奉紫霄顾,非邀青史名。庄周空说剑,墨翟耻论兵。”(《秋夜独坐怀故山》)。秦始皇统一六国、挥剑威震四方,李白在《古风》写下的诗句“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飞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秦皇按宝剑,赫怒震威神。逐日巡海右,驱石驾沧津。……倚剑登高台,悠悠送春目。苍榛蔽层丘,琼草隐深谷。…..献君君按剑,怀宝空长吁。鱼目复相哂,寸心增烦纡。”(《古风》) 就是自我个性的张扬、唯我独尊的极度膨胀。

     超凡脱俗的想象,在李白的咏剑诗也是非同凡响。“雄剑挂壁,时时龙鸣。不断犀象,绣涩苔生。”(《独漉篇》)宝剑挂在墙壁上没有使用,常常发出潜龙腾渊般的鸣响。如此想象,比喻李白自己的才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一付壮志未酬的感慨。李白对于自己剑术的高超,超然洒脱如行云流星般,“学剑越处子,超然若流星。”(《东海有勇妇》)是写别人,更是写另一个自己。至于“天子凭玉几,剑履若云行。”(《入朝曲》),想象自己是位高权重、深受信任的大臣,在觐见天子时身佩宝剑。因为李白的倚天剑能斩长鲸,

“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临江王节士歌》)和“手中电击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司马将军歌》)。如火山喷发而出的感情,在诗歌的想象中表现奇之又奇,无法复印。

    李白的与众不同的个性,在自己的诗中,在后世名人的评价中,在民间传说中都得以体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梦游天姥吟留别》)的独立人格;宋朝的苏东城更是称赞李白的傲骨嶙峋、宁折不弯的凛然风骨,写下“戏万乘若僚友,视同列如草芥”的评语(宋苏轼《李太白碑阴记》)。民间传说,皇帝为他调醒酒汤,让太监头子为他脱靴,让贵妃娘娘为他磨墨,可见李白的与众不同的个性曾经吸引后世无数士人的敬仰膜拜。李白的个性是高傲的,强烈的主观意识,鲜明的个性使他在建功立业的路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坎坷。 “严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拄颐事玉阶。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当建功立业的抱负遭到了压抑和破灭,诗人这种襟怀磊落、放言无忌的精神,给诗歌披上了一层夺目的光彩。

 

李白的一生无外乎追求功名、任侠漫游、求仙学道。李白的咏剑诗中反映了他的个性气质中的侠气、富贵气、仙气;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天真的自命不凡、与众不同的个性、超凡脱俗的想象。李白的一生是悲剧的,但是李白的诗歌是不朽的。

 

 

 

参考文献

[1] 罗宗强 陈洪,《中国古代文学史(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版。

[2] 黄全彦 毛晓红,《李白的侠义精神及影响 》,绵阳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1月第26卷第1期

[3] 张连举,《李白咏剑诗略论》,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2006年8月第27卷第8期

[4] 侯长生,《李白咏侠诗述论》,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年11月第26卷第6期

[5]余光中,《寻李白》,《余光中诗选》,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

[6]王琦,《李太白全集》,北京:中华书局,1977

[7]陈斐 伏俊琏,《李白诗歌中的剑意象分析》,固原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9月第27卷第5期

[8] 赵鲲,《以我为主、惟我独尊——李白个性的根本生发点》,http://www.rmloho.com/user1/2203/archives/2007/248656.html,2007-7-10

  评论这张
 
阅读(16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