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first blog,first heart

 
 
 

日志

 
 

熊倪入仕  

2007-10-20 18:0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省体育局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所有的橱柜全都敞开着,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油漆味。宽大的大班椅厚重而结实地包裹着它年轻的主人。

  主人熊倪。此时此刻,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拥有3块奥运金牌、1块奥运银牌、1块奥运铜牌的体育健将———身材纤细、面庞清瘦、声音尖利而且还要不停地清嗓子。“他总是这样的,看上去病恹恹的。”一位和熊倪熟悉的当地记者说。

  黑外套笼着白毛衣,32岁的熊倪看上去和他这天的装束一样单薄而青涩。2007年1月16日,熊倪被正式任命为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距他过完自己32岁生日刚好10天。

  从副处开始

  他们的履职似乎并未摆脱“卖名气”的讥讽

  1997年底,熊倪有了自己的第一个行政职务———湖南省体工大队副大队长,副处级。那一年他23岁。在熊倪的描述中,这个行政职务实际上只是一份荣誉,目的是“帮他稳定情绪,安心训练和比赛”。

  “我们的体制就是买断体制,在你退役以后,给你一笔钱,一次性买断,你的档案就到了人才交流中心,你就要自主择业了。而给我一个行政职务,实际上就是给我一个国家干部的身份,通过这种激励机制,让我更加振作。”在当时的体制下,对于绝大多数运动员来说,要想获得这样的“荣誉”近乎做梦。

  当时中国跳水陷入低谷。中国跳水队和湖南省体育局都希望已经退役的熊倪重新出山,帮助中国跳水渡过难关。熊倪不负众望,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拿回了两块金牌。

  奥运会之后,熊倪又先后担任湖南省游泳跳水中心书记(正处级)和湖南省体育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但他真正的从政生涯应该从2002年开始。这一年的3月10日,熊倪和唐九红一起来到湖南省益阳市朝阳开发区,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工委副书记和副主任。从行政级别讲,熊倪和唐九红已经是正处级,但他们的履职似乎并未摆脱“卖名气”的讥讽。

  当时,湖南省九运会即将在益阳市举行,为了筹备好省九运会,益阳市正在大力招揽人才。他们主动向省里提出要两名体育人才,这与当时湖南省体育局局长傅国良的设想不谋而合。

  傅国良已经提拔了包括熊倪、唐九红、杨霞在内的一批运动员担任体育局的领导工作,“他们有着丰富的体育专业知识,但普遍缺乏管理经验和市场意识,这种人才结构不利于干部队伍的建设。”省体育局也在2001年底向省委组织部提交书面报告,希望选派两人赴基层挂职锻炼。益阳市和省体育局不到20天的时间就达成了协议。

  之所以选中熊倪,在傅国良看来,熊倪是一名政治素质高、心理和体育技术全面的体育专家,拥有较高社会知名度和感召力,这些使他初步具备了成为优秀体育官员的基本条件,缺少的只是把握政策、全面协调的能力和基层工作经验。

  除了担任形象大使,为开发区招商做一些形象推广的工作之外,对于熊倪并没有硬性的任务。在这期间,熊倪把八一女排的主场拉到了益阳。当时八一女排准备落户苏州,领队崔咏梅已经飞到上海,要去苏州谈判。熊倪得到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还在浦东机场的崔咏梅,邀请她来益阳看一看。

  崔咏梅真的去了趟益阳,“看一看”的结果是,八一女排把主场放到了益阳。拥有八一女排这样的国内顶尖队伍,实际上在国内的电视转播上为宣传益阳打开了一个窗口。2004年,熊倪离开益阳,八一女排仍然留了下来。

  在体育学院的日子

  成了一个“出牌”的人

  熊倪一直认为,自己最得意的时刻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最后一跳逆转萨乌丁,从绝境中抢回金牌。这种不管别人如何,自顾埋首向前的狠劲,支撑着他和洛加尼斯鏖战数年,直到“跳水王子”走下跳台。

  2004年6月,熊倪结束了在益阳的挂职锻炼,调到湖南体育职业学院担任院长,副厅级。这个看上去稚气未脱的大男孩,却有着和年龄、阅历不相称的“霹雳手段”,一方面将自己认准的事情进行到底,一方面对可能的争议充耳不闻。从这个时候开始,熊倪不再是一张“牌”,而成了一个出牌的人。

  当时的体院负债600万元,近乎“烂摊子”。有媒体报道说,熊倪当年并不想去,是傅国良做了工作才上任。

  初上任,很多人并不看好熊倪,通常人们认为运动员总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更何况是熊倪这样的毛头小子呢?体院当时就有人看不起熊倪。但也有人觉得熊倪“天生就是当官的料”。“跳水项目要求运动员的心理素质好,而我自己的性格偏向稳重、内向,领导认为我有这种综合素质。”熊倪说。

  熊倪把院长的工作理解成3块:行政管理、竞技体育和教学。对于竞技体育,熊倪并不担心。“我经常和运动员们沟通,我说的每一件事情运动员都很信服,因为我都经历过。”

  熊倪真正担心的是行政管理和教学。作为学院的一把手,熊倪要管学院几千号人的吃喝拉撒睡,学院教职工扯皮、打架、分房子、调工资,都要熊倪出面处理。熊倪觉得最重要的是解决教职工的福利待遇问题。“上山的时候,学院欠了600多万的债,我靠着微薄的学费,不但还完了债,账面上还有几百万余额;我还向财政争取了1000多万元的资金,为迎接今年的教学评估修一栋大楼。”

  “我的原则就是年头紧,年尾松,首先要平稳把这一年过去,到年尾我就可以多发点奖金、福利。”熊倪在体院2年,教职工的福利待遇、年终奖比往年翻了一番。熊倪说他的办法其实简单:“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财政局、教育局、企业都是熊倪哭穷的对象。

  “我是熊倪啊,我去哭穷比别人便利,我挨骂没关系,我脸皮厚。我去一次不给,去两次不给,去三次你多少要给一点吧!”但是回到学院,为了压缩开支,熊倪又是出了名的抠门。傅国良有一次和熊倪开玩笑说:“你太抠门,我到学院你都没请我吃一顿饭。”不但不请人吃饭,局里给熊倪留着一笔经费,熊倪在学院的很多开销都拿到了局里报销,一两百万就这样节省下来了。

  在教学上,体育教育专业前年被砍掉了,按照规定,只有师范类的大专院校才能设这个专业。而砍掉一个专业就相当于砍掉了一批生源、一大笔收入。“我找教育厅职称处交涉,要求恢复,厅长已经签字报到教育部了,应该问题不大。”

  也正是从担任院长开始,曾经被人当作一张“牌”的熊倪,渐渐有了出牌人的模样。多年来,体育局和教育厅的沟通并不顺畅,这是造成体育学院的路越走越窄的原因之一。熊倪找到了症结。

  “体院属于体育局,但却是教育机构,必须按照教育部门的游戏规则来办事。当运动员的时候总是要想办法封闭你,越封闭越出成绩。但是从事行政工作,你就是在出牌,出牌的好坏、出牌的顺序决定着别人的命运,这就要求出牌的人要尽可能掌握信息,对局势有全面的了解,要处理得当。当运动员劳力,当官劳心。”

  年轻人的“城府”

  老子要不是拿了3块金牌,年都过不好

  体育学院工作的重心主要在训练。学院有14个运动队、3000多人,每个队伍都要抓。而院长,只能用20%的时间来处理行政事务,80%或更多的工作时间要用在运动队上。因为金牌才是“硬道理”。

  2005年的第十届全运会才是熊倪真正的大考。按照分工,体育局每个领导要分管1个运动队,但是分给熊倪的却是游泳、跳水、摔跤3个队。

  在外人看来,熊倪管游泳、跳水是手到擒来,但是湖南在这两个项目和摔跤上是没有金牌希望的。游泳队自组建始,53年的历史上没有拿过一次金牌,女子摔跤项目也没有拿过金牌。十运会前和体育局签协议的时候,本来给熊倪定的任务是3个项目“争取一块奖牌”,后来又觉得这个任务太轻了,又改成“力争一块金牌”。

  事后证明,即便修改过的任务于熊倪来说还是太轻了。游泳、跳水、摔跤各拿了1块金牌,而且都是湖南历史上第一次得到的金牌,熊倪超额完成了任务。尽管无人点破,很多人都相信熊倪早就对这3块金牌胸有成竹,“他天天和队员泡在一起,怎么可能不知道队员的实力”?

  赛前的“欲擒故纵”显示出这个年轻人的城府。这使人想起熊倪到学院履任之初的承诺。他当时近乎悲观地对局里说:“学院有这么大的洞,能不能填平那是我的能力,但我只会逐渐缩小这个洞,不让它扩大。”两年下来,熊倪做到的显然要远远大于他所说的。

  十运会上,女子摔跤第一个拿到金牌之后,熊倪就跟傅国良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傅国良答,你的任务还没完,要争取把跳水金牌也拿回来。熊倪又让他如愿了:“我的任务超额完成了。”

  傅国良说,力争再拿一块游泳金牌,改变没有游泳金牌的历史,拿到了我重奖。结果游泳队又拿到了一块金牌。熊倪缠上了傅国良:“你说过要重奖的,答应了就要兑现,军中无戏言。”湖南省体育局事后重奖游泳队100万元。

  尽管胸有城府,但熊倪毕竟还是个年轻人,从这个角度出发,更能理解发生在十运会上的熊倪“打架事件”。十运会男子古典式摔跤55公斤级淘汰赛,湖南队的胡克伟本来已经领先于陕西队的选手,却因裁判的两次误判最终失利。坐在主席台上的熊倪按捺不住,冲到裁判席,面红耳赤地与裁判理论。熊倪说:“幸好当时有人抱住了我,我这才没有出格。”

  现在熊倪更愿意承认,当时自己的压力太大,“我跟运动员说过,我坐在台下看你的比赛,我可能紧张过你。这就是角色的变化。运动员自己不敢去争取,但是我必须去争取,也许做法不理智,但我必须去做。”

  一切都归于平静后,熊倪和朋友开玩笑说:“娘希匹,老子要不是拿了3块金牌,年都过不好。”

  年轻的副局长没有绯闻

  他不上网,不聊QQ,新浪网给他开了个博客,但是他一篇也没有写过

  说到熊倪抓竞技体育,傅国良自叹不如:“熊倪当院长两年多,学院在十运会拿了10块金牌;我当院长6年,也才拿了7块金牌。这说明年轻干部比我们这些老同志强多了。”

  在2006年的亚运会上,来自湖南的运动员拿到11枚金牌,其中有10枚出自体院。全运会和亚运会两次大考,熊倪交出了漂亮的答卷。这显然是熊倪调任省体育局副局长、分管竞技体育工作的主要原因。谈到自己未来几年的工作,熊倪非常明确地表示:“应该说在未来两年中,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2008年奥运会以及2009年全国十一运。”

  熟悉熊倪的人说,担任院长对于熊倪来说还是很轻松的,因为“他每周还能抽出时间去踢足球”。熊倪的车里总是放着一双足球鞋,有空就会上球场。他是湖南体彩队的主力前锋兼教练,2004年拿了湖南省的冠军,代表湖南拿过全国丙级联赛的亚军,率队晋级全国乙级联赛,2006年,熊倪的湖南体彩队又获得湖南体彩杯的冠军。要保持这样的竞技状态必须保持持续的训练。

  但是年轻的副局长熊倪显然算不上新潮。他不上网,不聊QQ、MSN,新浪网给熊倪开了个博客,但是熊倪一篇也没有写过。一个记者朋友曾经自告奋勇为熊倪打理博客:“我每天给你打一个电话,这一天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写下来发到网上。”这个建议遭到了熊倪的拒绝。

  身为一名副厅级的政府官员,熊倪要面临比其他明星更多的规范和约束,他的话语环境要比其他明星更加正统和内敛。“从干部管理上来说,对干部作风有要求。我挂职锻炼的时候,领导就经常提醒我要亲民爱民,对自己严格要求,这是领导干部必须遵守的规则。我连拍广告都受限制。”

  至少,副局长熊倪不能有绯闻。2004年雅典奥运会期间,熊倪在央视做转播嘉宾,其间就传出了和叶璇的“绯闻”。其时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只是不想声张,这种低调给他带来了尴尬。

  有一天,熊倪和几个记者朋友在贺龙体育场看球,一个记者傻傻地问熊倪:“你和叶璇是怎么回事?”熊倪的女朋友就坐在身边,当时就生气了。熊倪后来悄悄地对这几个朋友说:“不要再问这个事,我下不了台啦!我要结婚会告诉你们的。”

  直到今天,也少有人知道,副局长熊倪已经领了结婚证。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